夏花

情怀未变

她就在那里坐着,穿着不合身的臃肿的迷彩服,露着完全素颜的脸,从从容容地微笑,晒到我发红的刺眼太阳光,照到她身上时,也不知怎么地就变成了只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,柔和地宛如仙人的轻语。有的时候看着她,会骤然觉得这个世界很聒噪。

评论

热度(1)